泰兰斯大陆

泰兰斯大陆守护者之家

禁止发布有关反动性煽动性敏感性政治言论, 禁止发布具有人身攻击性侮辱性言论, 禁止发布商业广告虚假广告, 禁止发布违反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言论 禁止发布涉台涉藏及有关煽动民族分裂,破坏国家安全的言论

    血之先知

    分享

    NN
    游客
    游客

    帖子数 : 24
    注册日期 : 10-04-13

    血之先知

    帖子 由 NN 于 周二 六月 01, 2010 6:18 am

    血之先知


      我走进沙漠去追寻寂静
      自从他们折磨我的实验开始,白天窃窃私语声若隐若现,晚上混乱的喋喋不休搅乱我的梦境。我的精神涣散,我的力量衰退,火焰部族的前辈发狂地在私语。但是最年长的歌手停下他们手中的刀刃,告诉他们我的实验还没有结束。在挥剑者想要得到我的血之前,我逃避了。当我走进空旷的沙地,这个声音在嘲笑我,嘲笑我的恐惧。
      我一直走,直到来到黑色平原,这里Khalikryst的愤怒把沙子变成玻璃。我在上面走过,直到我的脚开始流血,尽管我的血液中流动着Khar’ika,炽热还是灼伤了我。不断折磨我的私语声逐渐安静下来。我看见蒸汽从我流血的足迹中升起,我不害怕。 三天后我又走到了沙地上。我在沙地上画了一个圈,在中间坐下来,在空旷的天空下坐着。十天后,我不再感到饥饿,口渴似乎也变得舒适起来。每一天圣母都在烤灼着我,但我静静的坐着,忍耐着她的狂战士。在第二十天那个声音又回来了。幻觉也伴随着出现了。
      人头狮身兽首先出现,低声私语道:他就是那个折磨我的声音。他嘲笑我的软弱,咆哮着说,是我令我的部落没落,而火焰部族永远不会为我哀伤。他要用他带刺的尾巴赐予我死亡,并称此为宽恕。我拒绝了,并命令他离开我。当他消失时,我感到khar’ika——我血液中的圣火炽热而纯净地燃烧着。我从来没猜到这是隐藏在我体内的无穷力量。
      我的肌肉干瘪,嘴角流血,皮肤变黑。许多天过去了(有多久?我说不出,因为我没有任何可以计算日期的标志),巨蟒出现了,低声私语道:他是长久以来困扰我的声音之一。他要赐予我食物,治疗我实验时所受的创伤。但是从他的言语中我听出了谎言,命令他把食物拿走。尽管他拿走了食物,却鞭打了我的手。于是我的血液变得冰冷,冷的像传说中苍白的死水,冷得像星空间无尽的黑暗。我显出巨大的痛苦,尖声喊叫直到失声。
      但我的khar’ika——我的火焰,很及时地控制了寒冰,我的肌肉解冻了。我看到了圣火转化的力量:沙子变成了玻璃,树木变成了木炭,泥巴变成了坚硬的砖头,兽肉变成了食物。我看到了光辉灵魂医疗和治愈、复原身体,及削弱毒素的力量。但是我却没有因这个发现而感到任何喜悦,因为那些痛苦的折磨已经使我像沙子一样麻木。 最后,一只苍蝇出现了,在我耳边嗡嗡作响。他说:他象征着死亡,是长久以来折磨我的声音。他赞美我的力量,并说他再也没有精力来和我的灵魂抗争。自从我出生时起他就不停尝试着腐蚀我使我发疯,但是现在我胜利了。我自由了。苍蝇对我低声私语,讲了很多事:古老的秘密,伟大力量的圣歌和符咒,以及关于埋葬的过去和隐蔽的未来的消息。他想赐予我水,以便我可以恢复我的体力,并回到我的火焰部族,在那里他们会赞美我的智慧,并祈求我统领他们。但是我大笑着拒绝了他。“你竟敢违抗我?”苍蝇嗡嗡地说。“你知道自己是谁吗?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 我又大笑起来。“我什么也不是,”我说,“我只是小角色,不适合承受你赐予我的礼物。但是你的火焰在我这儿,所以我会为你效力的。因为你是Kryquo’khalin,是太阳圣洁的源泉,现在我可以透过你的层层面具看清你。你已经在我身体里点燃了神圣的力量,为此我会永远赞颂你的英名。” 然后,龙大笑起来,因为我已经通过了实验。苍蝇消失了,沙漠消失了,我面前只有骇人、纯粹、无所不能的龙。我抬头凝视着龙的浩瀚,尽管他充满着无尽的恐怖,但就象先知Darivastor曾经在Hennan Gallorach平原见到他时一样,我看着他,并不感到害怕。我的眼睛大张着,Kharikryst、魔法之火、双手的裂痕,以及全身剧痛都痊愈了。
      我使部落脱离地位低微的Krikhan,回复到Khanarch’alar—— 一个龙所选择血之先知。自从我的火焰部族受到血之先知的引导和援助,至今已经数个世纪了,我们在黑暗中前进的每时每刻他都陪伴在身边。现在龙将指引着我们的道路,他的火焰将永远让我们充满力量。
      我走进沙漠去追寻寂静。
      但是,取而代之,我学会了聆听。

      目前的日期/时间是周六 七月 21, 2018 5:38 pm